能投文苑

其他

【史海】徐霞客滇游踪迹

天天很天天情天天透:伴奏别具另一种

来自: 时间:2018-07-05 点击量:

徐霞客(15871641)是中国古代杰出的旅行探险家和地理学家,他献身于旅游探险和地理考察,足迹遍布明代设治的两京十三布政司,相当于今天的19个省(市、自治区)。云南是霞客晚年“万里遐征”西游的终点,也是他一生在故乡之外生活时间最长的省。

徐霞客在云南的游历考察,足迹遍及今天的曲靖、昆明、玉溪、红河、楚雄、大理、丽江、保山、德宏、临沧等10个地区(州、市)的46个县境。徐霞客留给世人对云南山川饱蘸深情的赞美讴歌,赋予了云南丰富多彩的旅游资源的独特科学内涵和健康向上的旅游文化氛围。

中外闻名的佛教圣地鸡足山,是徐霞客“万里遐征”的重要目的地。霞客离开昆明后,游富民河上洞,登传说建文皇帝削发为僧的武定狮子山,考察并记录了“金沙烨烨,如云母之堆叠,而黄映有光”的元谋班果土林。霞客特意从元谋马街北行,抵达金沙江北岸的江驿,足勘目验他日思夜想的金沙江,加之日后在宾川、鹤庆、丽江等地的进一步考察,写就《溯江纪源》(一作《江源考》),论证了金沙江是长江的正源。

霞客继续从元谋西行,经大姚、姚安,再过云南驿、洱海卫(今祥云),沿途游妙峰山、龙华寺、清华洞、水目山。于十二月二十二日抵鸡足山,住悉檀寺。

鸡足山明清时最盛,有72峰,72寺,奇花古树繁多,尤以崖壑泉涧著名。1639年春节前后共一个月,徐霞客周游鸡足山诸胜景。“云门剑壁”的峡谷,“飞魂濯魄”的瀑布,“折梅花浸其间”的山泉,以编柏为栏、绿苔铺绒、杏浅桃红的五彩斑斓,每一景都令人目不暇接。霞客受到了众僧的热情款待,摩尼寺僧人复吾以当地土特产盛情招待他,茶果有蜜饯、本山参、孩儿参、桂子、海棠子等等。元霄节观赏小柑皮灯,品尝三道茶以及欣赏人工培植的“一穗二十多朵,花大二三寸”的上品兰花。霞客还记下了鸡足山的池汤沐浴,人工喷泉、架桥刳木引水等奇事珍闻,向世人展示了一幅幅通俗人文历史画卷。

霞客在鸡足山安埋他携带了几千里的静闻和尚骨灰,了却一桩心事。三百多年来,鸡足山虽历经盛衰,而静闻墓塔却至今犹存。

崇祯十二年(1639年)正月下旬,应丽江世袭土知府木增之邀,霞客离鸡足山前往丽江。中经鹤庆,探漾共江伏流的出入口,游金龙寺、青玄洞。以后霞客折返鹤庆,再往西至剑川,游金华山、满贤林、石宝山。后在浪穹(今洱源县)停留了二十多天,在友人的款待和陪伴下,畅游佛光寨、清源洞等,观赏胡舞紧急鼓,观白族人清明扫墓,探油鱼洞,观奇树。霞客泛舟茈碧湖及邓川西湖,称赞高原湖泊的景色有如江南风景,“汀港相间,曲折成趣”,“有不尽苍茫、无边潋艳之意”;“四山环翠,中阜弄珠,又西子之所不能及也。”

大理是文献名邦,曾为南诏、大理国的中枢,自然风光绮丽,文物古迹遍布。霞客一至大理,便为这秀丽的山川、灿烂的文化所吸引和折服,沿途搜奇访胜,道不虚行。由北至南,观蝴蝶泉奇景,探古佛洞,徘徊三塔下。游清碧溪历险,失足坠入深潭,在石上晒干衣服后又继续游。探感通寺诸院,观朱元璋御制诗碑、杨升庵写韵楼、龙女树、波罗岩。亲临“十三省物无不至,滇中诸彝物亦无不至”的大理三月街。大理给霞客留下了深刻印象,他屡次表示要重游,“了苍山、洱海未了之兴”,可惜这一愿望最终未能实现。

崇祯十二年三月,徐霞客在离开大理经漾濞、永平之后,二十八日过澜沧江,踏上永昌(今保山)大地。崇祯十二年(1639年)七月二十九日,霞客结束了保山腾冲的考察活动,踏上重返鸡足山之旅。沿枯柯河途经右甸(今昌宁),循澜沧江而下顺宁(今风庆)、云州(今云县),后过蒙化(今巍山)、迷渡(今弥渡)、洱海卫(今祥云)、宾川诸地折返鸡足山。霞客选择这条旅行者极少涉足的险途,其主要目的是为了考察怒江、澜沧江及礼社江的水系源流。经实地踏勘终于澄清保山东河往南为枯柯河,再西南会勐波罗河入怒江,并非“东下澜沧”。霞客在凤庆、云县考察澜沧江,否定了《明一统志》所言澜沧江东合礼社江于定边(今南涧)为元江的说法,得出澜沧江南下车里(今西双版纳),直流人海的结论。在弥渡考察了红河的上游礼社江。在怒江观察到“江流颇阔,似倍于澜沧”,水流量二者在伯仲间,怒江也是“独下海西”。霞客在腾冲期间曾考察了龙川江和大盈江,弄清了二江汇入大金沙江,即今伊洛瓦底江。通过实地考察,霞客辨明了碧溪江是漾濞河的下游。考察中他注意观察河水的含沙量、流量、流速等水文特征,并进行对比研究,总结出考察江河脉络的“分而歧之名愈紊,会而贯之脉自见”原则。至此徐霞客仅在云南一省内就完成了对长江、珠江以及澜沧江、怒江、红河上游的礼社江、伊洛瓦底江两大支流等六大水系源流的考察。

崇祯十二年八月二十二日徐霞客重返鸡足山。“以久涉瘴地,头面四肢俱发疹块,累累丛肤理间,左耳左足时时有蠕动状”。随从顾仆又盗走钱物逃跑,霞客忧心忡忡:“离乡三载,一主一仆,形影相依,一旦弃余于万里之外,何其忍也!”不久他又“忽病足,不良于行”。一个旅行家丧失了旅游的能力和条件,再无法进行他所钟爱的旅游考察,疾病的折磨和精神上的沉重打击,使得霞客心力交瘁。但他仍着手完成早已答应木增的请求,创修《鸡山志》。徐霞客是一位热心编纂方志的学者,他创修的第一部《鸡山志》虽已散佚,但其编修原则、体例和篇目,深刻地影响着以后各部《鸡足山志》。

崇祯十三年(1640年)正月,徐霞客怀着对云南的眷恋之情踏上归途,丽江土官木增派滑竿护送他,辗转半年,“至楚江困甚搜索”,经湖北黄冈乘船回到家乡。“既归,不能肃客,惟置怪石于榻前,摩挲相对,不问家事”。半年后徐霞客即与世长辞。他是为旅游和地理考察而献身的。

云南又是霞客一生所达民族最多的省,在此他寻访了十余个少数民族聚居区,殚精竭虑,责无旁贷地承担起一位中原文化使者的任务,为云南少数民族文化同中原汉文化的交流融合谱写了重要篇章。《徐霞客游记》首次全面、真实、系统地向世人展示了云南人民的美好家园。经霞客赞誉过的云南大地,已由荒远偏僻的边陲逐步成为无数海内外游客心驰神往的旅游探险科考胜地。

霞客无愧为云南旅游资源的拓荒人和传播人。 来源:网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