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关注

[云南经济日报]细数那些在怒江扶贫的大企业

天天很天天情天天透:甚至道祖暂时搁置彼此矛盾

来自: 时间:2018-05-08

  中电电气将用5至8年时间,将怒江硅基材料工业园打造成光伏研发、制造、安装、施工、系统应用为一体的国际硅材、光伏特色产业高地,推动电矿强州和脱贫攻坚进程。如果项目投资顺利完成,将成为怒江有史以来最大的工业投资项目。

  付梦莹

  怒江州是国家重点支持的“三区三州”深度贫困地区之一。以政策精准促工作精准,这是今年初,中央领导在怒江州调研脱贫攻坚工作时的要求。

  按照“中央统筹、省负总责、州市县抓落实”的工作机制要求,云南省和怒江州先后出台一批指导脱贫攻坚工作的政策文件。

  不过,究竟如何开展扶贫工作,才能完成“以政策精准促工作精准”这一要求呢?这或许是我省及怒江州在今后三年的精准脱贫攻坚战中需要思考的问题。

  脱贫攻坚面临的主要困难

  昆明向西600公里,从北向南奔流的怒江将高黎贡山和碧罗雪山切开,形成怒江大峡谷。全国唯一的傈僳族自治州——怒江州就藏在这深深峡谷的褶皱里。

  这里地处中缅边境,有长达450千米的国界线,全州总面积超过14700平方公里,高山峡谷占98%以上,25度坡度以上的耕地占到总耕地面积的76%。

  在全国28个人口较少民族中,云南有8个,其中3个主要分布在怒江州境内。集高山峡谷、边疆地区、民族地区于一体的怒江州,全州贫困发生率高达42%,是云南乃至全国最贫困的地方。

  截至2016年底,怒江州农村常住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不足5300元,不到全省平均水平的60%、全国平均水平的44%,甚至不到全国贫困地区农村常住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的63%,整体贫困现象极其突出。

  其中,怒江州州府所在地泸水市农村常住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为5387元,采矿业为主的兰坪县为5380元,贡山和福贡两县分别为5110 元和5168元,贫困程度远超其它地区。

  作为云南目前唯一一个“三无”州市(无高速、无机场、无铁路),基础设施尤其是交通基础设施严重滞后,是制约怒江地区经济社会发展的最大短板。

  目前,我省正在大力推进的高速公路“能通全通”工程覆盖了125个县区市,但为了保护生态环境,怒江州的福贡县和贡山县并未被列入高速公路建设规划。

  除无高速公路外,怒江州境内农村通畅、通达、便捷的公路网络尚未形成,很多自然村不通公路。此外,贫困群众自我发展内生动力不足,也是怒江脱贫攻坚面临的主要困难。

  交通基础设施建设先行

  一个地区要彻底斩断穷根,必须打造具有造血功能的支柱产业,通过产业发展带动地区经济发展,为贫困群众创造就业岗位。

  怒江州已明确将旅游文化产业作为重点发展的第一产业。怒江全州都在三江并流世界自然遗产核心区,旅游资源丰富,有石月亮、怒江大峡谷、独龙江大峡谷、高黎贡山、碧罗雪山、听命湖、老姆登基督教堂等特色景点,但受制于交通条件,游客数量不多,当地旅游资源开发有限。

  根据2016年云南各州市公布的的旅游收入情况,怒江州当年实现旅游收入仅为36.3亿,全省倒数第一;从旅客接待量看,怒江当年共接待游客3.1万人次,与相邻的大理、丽江、迪庆超过千万人次相比差距甚远,旅游资源开发潜力较大。

  为加快发展旅游文化产业,怒江正在抓紧建设一批交通基础设施大项目,争取在推进产业发展的道路上交通先行。

  作为滇西和滇西北旅游环线重要路段的怒江美丽公路,主线全长近300公里,是省委、省政府将怒江打造成为“世界级旅游目的地”的重要基础配套项目。该项目已于去年8月开工,由省属国企云南交投集团与怒江州政府共同投资建设。

  保泸(保山至泸水)高速有望成为怒江州第一条高速,但预计要到 2021年初才可实现通车。怒江民用机场于2016年初获得国家民航局批复,正在开展前期准备工作。

  这些大项目建成后,怒江将加快融入大理—丽江—迪庆滇西北旅游线路,向南将联通保山、腾冲、瑞丽等热门旅游目的地,推进云南全域旅游工程滇西部分建设。

  去年10月,怒江州政府与中国交建西南区域总部进行座谈。中国交建表示,愿意发挥企业优势,参与怒江州基础设施、旅游开发、特色小镇等领域建设。如果中交建最终能在怒江的交通基础设施领域落地一批大项目,那无疑对怒江经济社会发展形成重大利好。

  多家实力企业涌入

  除旅游文化产业外,怒江州今后三年将重点发展特色生态农业、生物医药和大健康、生态食品和消费品制造业、矿电等产业。

  据不完全统计,已有数十家中央、省属国企和民营企业围绕着上述产业,先后投入到怒江州脱贫攻坚战役中。

  2016年4月,云南能投集团设立全资子公司——云南能投怒江州产业开发投资有限公司,以农副产品加工、能源开发、旅游特色小镇开发为重点,带动怒江扶贫与区域经济发展。该公司投资运营的怒江大峡谷农副产品加工交易中心,已于去年9月投入运营。

  通过该交易中心,能投集团在怒江打造以草果、野生蜂蜜、野生菌等的特色生物资源产业链,并与国内知名高校、大型下游食品精深加工企业建立合作,帮助贫困地区群众落实下游市场。

  今年,能投集团将在怒江公司的基础上,与怒江州政府合资组建净资产规模达50亿元的扶贫开发公司,深化企地合作方式,推进怒江州产业扶贫。如果该公司顺利组建完成,将成为怒江脱贫攻坚最大的平台企业。

  此外,还有众多大型企业加入到怒江脱贫攻坚战役中,其中以能源类央企居多。2016年3月,三峡集团与省政府在北京签订《支持云南省人口较少民族精准脱贫攻坚合作协议》,决定用3年时间投入8.9亿元资金,帮扶怒江州怒族、普米族精准脱贫。

  截至今年1月,三峡集团累计向怒江州投入帮扶资金4.4亿元,帮扶建设安居房超过8300套,帮助超过3000户9300人的建档立卡贫困户实现脱贫。

  去年,大唐集团云南公司拨付5000万元傈僳族脱贫攻坚资金,帮助泸水、福贡、兰坪等6县傈僳族聚居区16万人建档立卡贫困人口脱贫。

  同属于五大发电集团之一的华电集团早在2003年就成立了云南华电怒江水电开发有限公司,按照国家发改委2008年243号文,华电怒江公司主要负责征地拆迁和“三通一平”,以及鱼类增殖站建设等前期工作,为后期水电开发做准备。

  2010年,华电怒江公司打算投资近200亿元,建设全长近300公里的六丙(六库至丙中洛)二级公路。该工程已完成投资近10亿元,完成一期工程建设。不过,因为怒江流域水电资源迟迟未被国家列入开发规划,华电集团并未对该项目追加投资,六丙二级公路最终变成正在建设中的“怒江美丽公路”。

  除大唐集团和华电集团外,国家电投、国电集团和华能集团等能源央企均不同程度参与到怒江脱贫攻坚中。

  除上述能源国企外,还有一些地方国企也参与到怒江的扶贫开发中。作为东西部扶贫协作机制下对口帮扶怒江的东部城市,广东省珠海市鼓励市属企业积极参与怒江脱贫攻坚。

  去年11月,珠海华发集团、珠海九洲集团、珠海免税集团、珠海水务集团、珠海港集团、珠海农控集团等6家市属国企共同出资2000万元,在怒江设立珠海农控集团怒江投资有限公司,拟开展产业扶贫。

  作为我省产业基础最为薄弱的地方,除国企承担社会职责参与怒江州脱贫攻坚外,在招商引资方面吸引实力雄厚的民营企业实属不易。

  去年8月,怒江州政府与民营企业中电电气控股有限公司签订合作协议,中电电气拟在怒江投资200亿元,在泸水市建设年产10万吨的半导体产业链硅基新材料工业园区。

  根据省政府部署,我省将于今年内启动怒江10万吨(一期3万吨)多晶硅产业园建设,中电电气已在怒江开始项目具体选址工作。

  更长远的规划是,中电电气将用5至8年时间,将怒江硅基材料工业园打造成光伏研发、制造、安装、施工、系统应用为一体的国际硅材、光伏特色产业高地,推动电矿强州和脱贫攻坚进程。如果项目投资顺利完成,将成为怒江有史以来最大的工业投资项目。

  去年12月1日,云南省政府印发了《关于推动水电硅材加工一体化产业发展的实施意见》,要求依托水电清洁能源优势,高位推动水电硅材精深加工一体化发展,这为拥有丰富硅矿资源和中小水电资源的怒江及周边地区,将资源优势充分转化为经济发展优势指明了道路。

  不过,要形成中电电气所描绘的“国际硅材、光伏特色产业高地”,交通、能源等配套基础设施建设仍然任重道远。预计未来几年,交通网、物流网和能源网建设仍然将是怒江基础设施投资建设的重点领域。

  随着2020年全面建成小康社会进入决胜期,怒江州脱贫攻坚任务越来越重。如此多的实力企业涌入怒江,各级政府如何有效凝聚各方力量,将“输血式”扶贫变为“造血式”扶贫,建立脱贫致富的长效机制,切实促进怒江当地产业持续健康发展,或许正是以政策精准促工作精准。

    媒体链接:http://www.frumil.com/tthttqttt/html/2018-05/07/content_1216773.htm?div=-1